头条新闻

前美国第一夫人,是如何做到赞扬最高的

在18英亩的土地上,树木正被清风吹起,玫瑰与广玉兰盛放着。但很遗憾,这座花园旁边有个菜园,已经很久没有人看管了。

从2007年开始,米歇尔就想,要是自己的老公当上了总统,她就要在这里建造一个花园,启动一个与儿童健康相关的项目。

她把白宫大厨请到脱口秀上给主持人做了一份素食披萨。

碧昂斯的表演相当有感染力,可以参考专辑《Dangerously in love》,jay-z是说唱界大佬。

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她采用了名人路线。她找来了碧昂斯·诺瓦斯,碧昂斯拥有黑人明星中最亮丽的外表,最性感的声线,而且形象相当健康。

她让碧昂斯把名曲《让我更有型》编成《动起来》,调子简单易学,很快就火遍了整个网络。一些高中快闪族还专门制作了自己的舞蹈版本。

小威(左)与大威(右)2016温布尔顿,女子双打夺冠现场

她还请来了网球选手威廉姆斯姐妹(大威和小威)来实现运动明星效应。各种体育明星齐聚白宫,就连奥巴马的私人教练也被鼓动起来,从芝加哥搬到华盛顿来负责健身事宜。

她喜欢自黑,于是在这个健康项目进行到第4年时,她邀请迈阿密热火队制作了一个提倡健康饮食的恶搞视频。视频中,她飞奔着扣篮,然后肆无忌惮地与球员们一起大啃苹果。

尽管很卖力,但她还是没有得到所有人的支持。网上的声音此起彼伏,人们还是忘不掉她忽闪忽闪的大臀部,穿白色裤子时健壮的粗腿。还有人说她长得像猴子。

小粗壮的手臂是长期锻炼的结果,有人说她像只猴子

第一夫人的角色是很微妙的。尽管有很多第一夫人,但谁也没能说清楚到底该如何担任这个职务。是否一直要卑躬屈膝,给丈夫当陪衬?是否该独立自主,开展各种项目?是否得时髦,艺术,给人以卡米洛特宫殿般的梦幻印象?

没人告诉她们怎么做,更没有告诉米歇尔——这位史上第一位非洲裔第一夫人。

她说,“我们刚到白宫时,一切都乱糟糟的。所有人的情绪都很失落,我想要的就是有点活了,我们要展示自己最阳光快乐的一面。”

但没有人能一直阳光快乐。

成为第一夫人之前,米歇尔只是一个黑人小女孩。

21月的大米歇尔(左图-右)与哥哥克雷格(左图-左)

她出生在1964年,婴儿时期,一家人住在伍德朗。这里的每一个家庭都在走下坡路。住房条件差,青少年犯罪简直肆无忌惮,工作越来越少。“从统计学上来说,伍德朗已经沦为另一个贫民窟。”

米歇尔的母亲准备了识字卡,教家里的孩子学字。她已经成功教育出一个成绩优异的小学生——米歇尔的哥哥。当她想要将同样的套路复制在米歇尔身上时,米歇尔拒绝了。她认为她可以自学。

少女时期的米歇尔

夫妇两经常带着孩子们出去玩儿,在芝加哥,他们经常开车,穿越所有街区,让孩子们坐在后座上一边看风景,一边讨论趣事。

他们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坚强起来,毕竟生活在白人地区,人们总是会有意无意地告诉你:“你不够优秀。

有责任的父母必须为子女创造一种与众不同的成长环境,让他们知道,虽然在这种时代,每个人都很难拥有远大的理想,但你们可以有的。你们也必须有,这样人生才有目标。

当然,有时候这种技巧也会露馅儿。一天,米歇尔的哥哥克雷格对家庭财务产生了兴趣。他跑到厨房去问父亲:“我们家很有钱吗?”

父亲说自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妈妈不用出去工作。

但下个月收到薪水时,父亲把那整整1000块带回了家里。克雷格惊呼,“我们太有钱了!”

可后来父亲拿出了各种账单,还有各种开支规划,交代完这些,手上就只剩下20元可供支配。再看看电影,吃个雪糕啥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件事给一家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克雷格非常痛苦,经常在早晨躲着哭,米歇尔也一样,两人对自家状况痛心疾首,对未来一点都不感兴趣。

从那时开始,两个孩子开始拼命学习。如果别的路都走不通,考试进好大学应该行得通吧。高中毕业的时候,米歇尔申请了普林斯顿大学。因为父母对她说,“像我们这样的黑人,只有去上普林斯顿,才有出路。一定要上普林斯顿。”

米歇尔有点犹豫,因为她的考试成绩不太理想。另外,很多人已经开始在耳边嚼舌根了。此时的她有点重心不稳,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行不行。但她还是做了一件事,在众多纷乱之中,她抽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写了很长很长的申请信给普林斯顿,把她想说的都说出来了。

果不其然,申请通过了。她迈出了年轻的一步。30年后,搬出白宫之前,她接受奥普拉的采访时说,“其实,更长的路还在前面。就像现在,如果我20岁就成了第一夫人,我肯定做不了。30岁也做不好,如今45了,刚刚好。因为我学会了成长,按成人的方式做事。”

米歇尔·奥巴马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时的照片

四年的普林斯顿生涯结束后,她去了哈佛法学院。

对于法学院,有一个典型的问题:太难毕业了。一个已经成为检察官的老前辈回忆道:“我当时还是大一新生,周一早上,我走进中央大楼,我感觉整个胃都是紧的。

身边的每个人都比我聪明,我怀疑自己被录取是一个圈套。无论我做什么,都不够好。”

为了抵抗这种压力,米歇尔把所有时间用来学习,从不参加通宵活动。她对钱非常的精打细算,根本不肯花一分多余的钱。她找了一份校园工作,来支付学业贷款。她的娱乐很单纯,多数时候是与朋友们一起看《洛城法网》和《考斯比一家》,后面这部剧说的是精英社会里的黑人的故事。

年轻时,她总是从一所学校转到另一所学校,从未象牙塔外的社会立足过。1988年,她终于找到了理想的工作。她进入了芝加哥最著名的盛德律师事务所工作。

她只是一个助理律师,但从工作的第一天开始,她的薪水就超过了父母薪水的总数。她晋升的非常快。一年后,人们都在猜测,米歇尔会不会成为他们的顾问主管。

在盛德律师事务所工作时,她遇见了贝拉克·奥巴马。第一天上班,奥巴马迟到了,米歇尔知道后,立刻将这个事情记录在案。

贝拉克与米歇尔在贝拉克父亲的家乡肯尼亚

起初,她对他没有什么印象。但一次野餐会过后,他们去海德公园吃了冰淇淋。他们坐在冰淇淋店外的长凳上闲谈。他说,他想让米歇尔见一下他的家人,并问她,他可不可吻她。

之后,米歇尔去了戴利政府工作,贝拉克则一直呆在《哈佛法律评论》社长的位子上,这份工作的薪水少得可怜。贝拉克的母亲也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么干,他本可以有一份六位数工资的工作的。

米歇尔的工资比贝拉克的高得多,但她一直专注于做自己的事。她快30岁了,在内阁里的职位,相当于秘书。

她也想结婚,但贝拉克的情况不允许他这么随便。

她说,“如果我们这样还不走进婚姻,那么你知道的,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贝拉克则说,“我们之间关系这么好,还需要一张纸来证明?

有时候,他又说,“在两个人相爱的情况下,婚姻是什么?”

米歇尔说,“婚姻就是一切。”

米歇尔就婚姻问题上,数落了贝拉克好几次。

终于,贝拉克把她喊到了餐厅里去,为她准备了一个甜点。甜点里是订婚戒指。米歇尔看到后,激动得说不出话来。贝拉克笑眯眯地说,“这下,总可以让你闭嘴了吧?”

1992年,米歇尔和贝拉克在三一联合基督教会举行婚礼

1998年夏天,长女玛利亚出生了。两年后,夫妇两的收入得到了惊人的24万美元。但米歇尔还是担心财务问题,因为他们花钱与挣钱的速度一样快。另外,两人关系也有点紧张。孩子的出生让他们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平衡生活。

他们经常吵架,米歇尔更觉得总是她一个人独自抚养孩子,照顾家里的事,一个人在工作。

这是一种完全不公平伴侣关系。

做父母的人没有意识到,他们的责任不可能止于性交并使其中一方怀孕。让一个人成为真正男人的,不是他有生育的能力,而是他有养孩子的勇气。

米歇尔不止一次对贝拉克说,“你只顾你自己,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独自撑起这个家。”

贝拉克也觉得两人关系非得冷,已经到了冰点。

然而,他以一种大男子主义的方式来思考整件事,然后得出结论:“在我看来,她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我每天都好好工作,又不是每天跟着其他男人去鬼混。”他还说,“我对她的要求够低了,我都没想过要让她给我织袜子。”

后来,他们的第二个孩子萨沙出生了。

奥巴马夫妇的两个孩子:大女儿玛利亚,小女儿萨拉

此时,在休产假期间,米歇尔形容自己变成了一个疯狂的母亲,一个愤怒的妻子。她通常10点睡觉,有时还更早。贝拉克则在屋子里写作,阅读或者看体育比赛,直到凌晨。四个小时后,米歇尔起床,给小孩喂奶。那是凌晨4点,她在一边喂奶,另一边丈夫躺在那里呼呼大睡,怒火从脊椎骨一直窜到了脑门心。

她想了个招。每天清晨,她就赶紧出门,躲到健身房去。当她回家时,贝拉克已经“不得不”让两个女孩起床,准备早餐给她们了。

这一招确实很有效。倒不是说它让贝拉克改变多少,而是让米歇尔自己平静了不少。

她发现,以前她总是揪着贝拉克不放。她以前总觉得只要他在家,一切都会好起来。但现在她意识到,他不在家,她依然可以依恋他,但如果真要人帮忙,她可以找保姆,自己的老妈,不一定要是贝拉克本人。

因为他必须出门,从1996年开始,他就决定要从政了。让家庭成为他事业的阻碍,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1996年在芝加哥的家中,奥巴马想要从政,但这个决心还没落实到行动上。12年后,他成了美国第一任非洲裔总统。

随着竞选次数逐渐多起来,他就越不可能在家了。米歇尔从一开始不支持他从政,到现在彻底转变成了他的得力助手。

但多年后,她对奥普拉说,“其实,竞选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每个人都要卯足了劲儿上,一般人根本受不了,我们也是,有了一次,就不会再去碰第二次,至少不会接着来。”

2008年,贝拉克在竞选之路上一帆风顺,有人预言他将会登顶总统的位置。团队里的人甚至提醒道:“你永远不会比现在更出名。

贝拉克说,他得问一下米歇尔。

顾问们说,“她不会支持你的。”

米歇尔非常的孤独,她一个人在芝加哥,带着两个孩子,一个8岁,另一个5岁。丈夫总是在做空中飞人,就算回到家里,也没法陪她,因为他要挤出时间来写他的第二本书《无畏的希望》。这本书以后将空前的畅销。

一天晚上,贝拉克终于开口了。他说自己决心竞选总统,他的团队也给米歇尔打了几个电话。

当她问,“那么,他每个周末可以回家休息吗?”

一个人告诉她可以,另一个人马上更正了这种说法。

她再次确认了贝拉克的想法。

当天晚上,她列出贝拉克如果成功了,她自己将会有的几项损失——这不是自私,而是竞选总统这种举动,对于一个家庭或者一个女人来说,是一场空前的灾难,整个家庭都得搭进去。这也意味着米歇尔将放弃未来4年的职业生涯,甚至是8年。

她也更依赖贝拉克。另外她也必须考虑到,贝拉克被暗杀的几率更高。就像肯尼迪那样。

她决定了,好好支持自己的丈夫。

这时,她变成了那种典型的竞选人士——个人生活充分的分裂:她总是带两部黑莓手机,一个是竞选用的,一个是工作用的。以前,他们家里的格言是“别人能做的事情,你也能做,这是一个选择问题。”如今,她选了,她要承受的不仅仅是后果,还有期间所有尾随而来的麻烦。

2008年11月4日,美国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伊利诺伊州参议员奥巴马(左)在芝加哥宣布大选获胜

大选结果出炉的那天晚上,她累坏了。她关掉手机,立即窝在床上。以后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另外,这些工作都是“站在枪口上”,一不小心就要躺枪。

那么,她要把自己塑造成什么样的第一夫人?希拉里那种?埃莉诺·罗斯福那种?还是杰奎琳那种?

有人已经开始预言贝拉克的事业,他们说:“这个国家正在走向地狱。”他选择晚上看体育节目来逃避一下,可是她呢?

奥普拉曾问过她,“你什么时候会觉得两个姑娘们会精神崩溃?”

她说,“哦,这真是个好问题。我对她们两的精神状态一直很紧张。你想,无论你走到哪儿至少有8个大汉在你身边,不准走远,不准开朋友的车,甚至上学都有点兴师动众。但,这没什么好抱怨的,谁让你住在白宫呢?”

奥普拉采访中的截图

接着,她又说,“其实,贝拉克和我的教育背景是完全平民化的,我们完全不能体会她们的心情。”

为了能做好自己的工作,她发现最好的法宝就是“真诚”,就是让人真的感受到你的心。

她对《乌木》杂志说过一句话:“你穿什么样的衣服,会反映出你是什么样的人。”于是,她成了时尚杂志的封面常客。

《Vogue》封面

她希望能让人认识到白宫的改变,于是,她带领孩子们在院子前面跳绳,让孩子们在菜园里挖甘薯。

她用新式社交工具玩自拍,还与说唱歌手一起在车里,大唱流行歌曲,一共唱了四首。主持人一直在旁边大叫:“看,这就是我们最酷的第一夫人。”

2016年7月,米歇尔参加拼车卡拉OK节目中唱歌

她似乎不想让自己属于白宫文化的一部分,她仍然是她自己,热爱流行文化,亲近大众生活。

2016年10月6日,米歇尔带领学生采摘白宫菜园里的蔬菜

年轻时,上司直接对她说,“为大众服务,尤其是穷人,你会了解到两种人的生活差别,一种是与体制抗争的人,一种是完全依靠体制的人。”

她把自己同流行链接起来,在艾伦秀上,她献上最流行的《上城放克》的舞蹈,“与星共舞”节目组的导师也全都到场,与她一起跳。

然而,对于这一切,她只说,“如果任何人告诉你,你不够优秀,你不行,我希望你不要听进去,然后用时间来证明他们错了。”

后两位是“与星共舞”的导师,金色短发是主持人艾伦

作者:利物浦早茶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