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关注

文学作品 | 朱庆庆 :雪下的声音

建设咱教育人最纯净的心灵家园

雪下的声音





“轻轻,落在我掌心;静静,在掌中结冰……”这一次,天气预报没有食言,2019的雪终于如约而至。



不一会儿时间,雪便把松柏砌成一座座银色的方尖塔。学生们欢呼雀跃,堆雪人,打雪仗,玩得不亦乐乎。对这个年龄的孩子们来说,这才是冬天赐予他们最好的礼物。路上的车放慢了速度,携带着每一片雪花缓缓前行,奔向每一个目的地。远处,三三两两的男生和女生拉着行李箱,像是从远方归来的大学生,经过公园,不禁驻足。他们各自摆出靓丽的造型,刷一刷朋友圈,不时传来几阵欢声笑语。其中一个拿起电话:”妈,我下车了,和同学一起呢,马上就到家了,不用担心……”这样的场景让人备感温暖,又是那么似曾相识。

记忆中,08年的大雪比任何时候都要大,尤其是南方的城市,更是没有停歇的时刻,一连下了好几天。那时我大一,正赶上寒假回家,很多列车都停了。我和同宿舍一个老乡转了两趟车到合肥,最后终于坐上到安庆的汽车,总算到了安庆汽车站。大雪冰封,公交车也停了,一个出租车司机把我送到杨桥镇便掉头回去了。这里离家还有三十多里路,又是山路十八弯般的路况,挣钱固然重要,可谁也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



茫茫雪野,没有一辆车,一个人。只有我和行李箱相伴,默默地立在那。偶尔几只鸟从眼前划过,飞向远处的原野,像是觅食。清楚地记得,接到父亲的电话时,我嚎啕大哭起来,那是记忆里从未有过的无助。“哭什么啊,在那等着!”父亲的话语那么坚定,顿时就化开了我所有的恐惧和无助。接完电话,我摊坐在行李箱上,蜷缩着身子,眼睛直盯家的方向,生怕父亲和我擦肩而过。





过了很长时间,一辆红色的摩托车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慢慢地靠近,然后在我身边停下。车上的男人摘掉头盔,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丫头,上车!”回家的路上,我伏在父亲的肩上,任眼泪在脸上肆意纵横,是疲惫,是委屈,还是感动?我说不清,应该都有吧!



夜晚,拂去白天城市的喧嚣。路灯下,昏黄的灯光里,雪一片一片,认真地飘舞。隔着窗户,“我慢慢地听,雪落下的声音,闭上眼睛,幻想它不会停……”夜那么静,静得我几乎能听见雪下的声音,沙,沙,沙,一片一片,落在地上,融在心里。



还记得,那也是在一个夜里,也如今天般下着雪。那天,许先生说在外边和几个朋友吃饭,让我不用等他。我一赌气,也说不吃了。八点多,他电话过来问我吃饭没。我说没有。

“你想吃什么呢?我给你带吧!”



“我想吃什么就有什么?烤红薯,有吗?现在都几点了?”我越说越生气。



“我找找看吧。”



外边的雪越下越大,不知什么时候竟睡着了。记不清是几点,只听见开门的声音,接着是一路小跑。我睁开曚昽的双眼,一个男人站在我眼前,携裹着一身白。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便从怀里取出一个袋子递过来,“给,吃吧!我跑了几个地方找到的!”说完,他不停搓着那双手,那仿佛是十根胡萝卜。看着手里热乎乎的红薯,眼前仿佛看见一个男人骑着电车,穿梭在雪中,走遍大街小巷寻找烤红薯的模样,内心的感动瞬间充盈全身。这是记忆中最香甜的烤红薯。



有一种雪下在人的心上,足以让人温暖一生。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在雪天给了我生命中最炽热的感动。无论怎么冷,大风大雪,想到这些,我心上总是暖暖的。



作者简介:

朱庆庆,山东省东明县第一初级中学语文教师。孩子如花,每朵花都有自己的花期,我愿做一个守候者,静静聆听每一朵花开的声音!



更多精彩:

    《师意盎然》出版发行,赠书活动开始啦

    首届全国中学生“奔流杯” 有奖作文大赛征文启事

    关于举办首届“鸡公山杯”全国原创小小说有奖征文大赛的通知

    朱庆庆:又见炊烟

    朱庆庆:老王

    黄凌霞: 不寒而栗

    郑国杰:人间至味是清欢

    张继涛:回望已逝去的青春

     宋永生:下雪了,真好

    刘 哲:一份用余生坚守的恩情



    文中图片来源于作者



自2018年9月17日起,在此平台发表作品达到一定阅读量与留言量的作者,可获赠鸡公山门票。阅读量达到1000次、留言量达到20条,即可获赠鸡公山门票一张,每增加500次阅读量与10条留言,追加一张。依次类推。

本平台坚持原创,是多家报刊的重要供稿基地。中学(语文)教学参考河南站微信公众平台优秀作品选《师心有痕》《师者行吟》《师意盎然》已公开出版发行。我们正在精选部分阅读量大、质量高的已发作品为稿源,拟出版《师墨飘香》(第四季)《师兴旷远》(第五季)。现继续征稿,请确保来稿为原创首发,严禁一稿多投。

想知道如何投稿,请点我

期刊文章(含论文、学生作品等)发表:13073767302  QQ544545960

主编微信:18137107513

    ▼
喜欢本文作者,请动手支持一下
扫码可打赏
作者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