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文学】文艺 |洗被

↑↑点击上方 枞阳社区免费快速关注!

去年腊月天气,反复无常,时好时坏。农历十几里,老天好像谁得罪了它,或许是遇到什么伤心事,不是阴着个脸,就是伤心落泪,这可愁坏了煮妇们,腊肉咸鱼在盆里呆不住了,自制的香肠想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了。

腊月二十几里,太阳公公像个含羞答答的大姑娘,终于奈不住煮妇们乞求的眼神。这不,潇潇洒洒地出来了,这下乐坏了小媳妇、老嫂子们了。农历腊月十几里对于煮妇们来说是个黄金时段,该提前洗的、擦的都行动起来了,

我也是这群煮妇们中的一个。油烟机擦洗了,窗帘也洗完了,窗玻璃,窗纱都洗涮一新,该洗的、晒的都完工了,最后只剩下洗被子,家家户户大概都要等到二十八九了。

现在的人真是赶上了好时光,特别是我们这些五十、六十年代出生的人最值得庆幸,搭上了幸福末班车。

记得在老洲时,腊月二十八九,遇上好晴天,江边、塘边洗衣洗被的,比腊月的年集还热闹,抬的、挑的、拎的,能搬出来的都搬出来洗,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洗被这天,爸爸妈妈早早的把我们从热被窝里赶起来,拆被的拆被,烧水的烧水,每个人都忙的不亦乐乎。大澡盆里放洗衣浆,用开水稀释,少量兑点冷水,被里子用热水浸泡,被面子用温水。有掉色的,或绸缎的都要分开浸泡,大概浸泡十几二十分钟,妈妈就动手搓被子了。搓是洗衣服洗被子的关健,现在虽然洗衣机替代手洗,不管是衣服还是被子什么的还是要先搓好。不过现在的80后90后00后大概很多人都直接放洗衣机洗了。被头处、领口、袖口都要打肥皂,然后用力在搓衣板上搓、涮;再一节节搓涮,最后一道工序是用开水烫泡十几分钟,挤干水份,用大竹篮子或水桶装着,挑到江边或塘边去洗。

江边码头附近有许多大石头堆积,是我们浣沙的好地方。冬天的江水清澈明朗,还暖和和的,大部分人家都拖家带口,大人洗被子,洗棉衣,稍大点的孩子帮忙洗小东西,比喻枕巾、枕套、被头巾、内衣、袜子。还有小点的孩子放家里不放心也带出来了,放岸边让稍大一点的孩子带着,有时冷的哇哇大哭,鼻涕口水一裹连。

清晨,太阳还没出来,长江还沉浸在睡梦中,江面上升起了薄纱般的晨雾,朦朦胧胧。透过这层面纱,江水在缓缓地流淌,有星星点点船只在江面上穿行,像银河系移动的星星。我们贪婪地吮吸着江面上新鲜的空气,心中感到无比畅快。

找块平整刚好露出水面的石头,有站脚的地方,面朝东。这样洗起来即顺手又省力,把要洗的被子衣服放左手边,装洗好的篮子和桶略放高处点,脱下棉衣,挽起袖子,开工了。"咚"、"咚"的棒槌声把太阳从睡梦中惊醒,太阳像个懒羊羊的小姑娘被人拽起,打着哈欠慢慢悠悠的从水天一色的缝隙中露出了红红的半边脸,悄悄端出一个金灿灿的鸭蛋黄慰劳我们这些勤快的洗衣人。

洗衣服的人都陆陆续续地来了,渐渐的是人挨人,比肩接踵,有的干脆赤脚站水里洗,还有来晚的就找快要洗完的人,号个位置坐在石头上等。洗时不能光低头洗,还要注意来往船只,大轮、小轮,大驳船,这些大点的船经过都会掀起层层巨浪,当船刚刚从我们面前驶过,那就要赶紧把洗好的和没洗好的都要转移一下,否则,等那一排排巨浪铺天盖地涌来,像龙卷风肆意掠夺,狂抓衣服被子时,你是抢不过它的,它又像是怒吼的狮子会把人和衣物一起吞并的,我们把它比喻日本鬼子进村,强夺取。这时,有眼尖的孩子会大声说"大轮来了,大轮来了",大家会停下来,赶紧转移衣物后,站在高处目送大船远去,才又接着洗。还有人就近把洗好的衣服被子放石头上晒,放江堤草坪上晒,深绿色的草坪,被白色的、红色的、花色的被子点缀得绚丽多彩,远远望去江堤像一条五艳六色的纽带把村庄农田与长江分隔开来。

如果有风,那浪就跟着起混了,像个玩皮的孩子,先把水搅洪,把水往石头上砸,往人身上泼,趁你不注意,棒槌或洗衣刷子、袜子、毛巾这些小东西都会被顺手牵羊偷偷的带走,还真拿它没办法呢。

晴天,江边的嬉笑声,棒槌声,孩子的哭叫声,轮船的汽笛声,波浪声此起彼伏,好似一幅清明上河图。

有时妈妈一个人起早去洗,回来身上衣服都结冰块。

爸爸是后勤部长,洗前准备工作、洗后晾晒事宜,爸爸都安排的有条不紊。梧桐树间的绳子拉的笔直笔直,夹被子的木夹子一应俱全,被子晒的边是边、角是角,平平整整。纵横交错的被子像奥运会上五艳六色的旗帜,迎风飘扬。厚重的棉被静静的躺在竹篾连上享受冬日里的日光浴,贪婪的吸吮着光和热,拼命的驱赶积集在体内的湿气。

被子在温暖的阳光下,热气腾腾,像蒸馒头笼子上的热气,大气铺天。吃过中饭就可以钉被子了,我们把绷子床架高高的,妈妈把我睡的被子钉被子的任务交给了我。我钉被那叫头脑进水了,下午到晚上十点钟前能钉好一床被算不错了。妈妈做事又好又快,但从来不教我,我都是瞟学,看她穿针引线,两只手上下纷飞,行云流水。我也效仿,以为那么厚厚的棉被一定要用又粗又长的针,我在针线盒里找最长最粗的针,穿上长长的线,我也有模有样的钉被子了,可那针在我手上就是卡在那一动不动,怎么穿也穿不过来,钉一针要用九牛二虎之力。我用牙咬,找石头砖块顶,找顶针顶,针鼻顶断了,手指头扎出血了,那针尖就是不出来,钉一床被不知道要断几根针,手要扎多少次。晴天太阳晒过的被子还好,阴天没晒过的,你对它哭也没用,有次到了晚上十点多了还没好,手冷的直哆嗦,后来还是妈妈帮着完工的。

在那物质生活匮乏的年代,我们虽然生在棉区,但家里那被子都是硬邦邦的,睡在床上冷得直往被窝里钻,缩手缩脚像个缩头乌龟。现在想想,才知道那棉絮年代久了,又硬又板,加上针越粗越磁的很,平房湿气重,如果不晒,真的特别难钉,后来好多年后一听说钉被子,头皮还发麻。

江水洗出来的被子,经过太阳一晒,全是阳光的气味,晚上盖在身上,香喷喷,软绵绵,暖和和,像沐浴在阳光的海洋一般舒服,梦里都会发出甜美的笑声。

社会在进步,科学在发展。自来水,清洁卫生,可以足不出户;洗衣机替代了手洗,烘干机方便实用,衣服被子随洗随干。羽绒被,太空棉被,蚕丝被轻巧柔软,琳琅满目的四件套,想钉被都买不到被里被面了,不过我还是喜欢钉的被子,踏实、服贴、不裹人。

钉被、江边浣纱已经成为历史,再过几十年我们的后人或许会当成传奇故事了。只是我们这一代,却总难以忘却,有些曾经,怀念。

(图片来源网络,与文章内容无关)

作者简介

文艺,枞阳人。微信名:文文,喜欢用相机文字记录生活。

推荐阅读

那些年春节走亲戚的老照片,感觉这才是过年!

【枞阳话】这父子俩……哈哈哈

【乡情】这才是我们的年味!照片珍贵

大年初三,致你、我~

拜年啦~

除夕,问候:今夜,我们一起辞旧迎新!

【配音】枞阳话:丈母娘嘎杀子老母鸡、突子炉子锅

【视频】枞阳话:美女要见我一面~

【枞阳话】罚抄作业! 哈哈哈.....

享受更多精彩阅读,欢迎关注枞阳社区
把时间交给阅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