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新闻日记

文学微刊:有声散文||过年||文字.高冬梅||诵读.风语

*696*期 高冬梅的散文

诵读:风语

本期责编:雪莹忆湘



《过年》





“爆竹声声一岁除”,一个个年匆匆而过,一个个年如约而至。



小时候,我们平时很少能吃到白面馒头和大米饭,高梁米饭和苞米面大饼子是我们的家常便饭。春节前十几天,妈妈开始和黄米面,放在炕头一边等着发面,一边开始挑小豆,把里面带虫子眼的、细小的沙土挑出来,然后下锅烀熟。一盆黄米面,一盆豆沙馅,妈妈魔术般地把它们团成一个个豆包摆在一张面板上,年的味道就从做粘豆包开始了。妈妈做的豆包比别人家馅大、味甜、干净、吃着特别放心。以至于后来农村亲戚送来豆包总是提心吊胆地吃,害怕那嘎巴一声沙子硌了牙,害怕甜甜的豆包里窝藏着零星的虫子尸首。





过年这天,我从外边呼哧带喘跑回来,看到里屋正对门桌子上摆着的一盘盘花生、瓜子、五颜六色的糖块,脚步便挪不动了。那花生是自己炒熟的,皮儿有些黑,不像现在的多味,白净。但那时花生的醇香扑鼻而来,飘过四十多年,至今仍在鼻翼间流连。当时,我顾不得把手弄黑,抓一把,剥开,一会儿,口唇淖黑,变成花脸猫了……那时的糖块有硬糖、软糖、奶糖,高粱饴是我最爱吃的,软软的、筋道的、很有嚼头,虽然那时糖果品种单调,但已经是我们那段岁月里的美食、我们的向往了。





那时过年,更诱人的是午夜“接神”的饺子,从小到大,每当接神的时候,都隐隐地带着一种敬畏心。妈妈包饺子时,我尽量不让眯缝的小眼睛吻合,熬着等着那顿平时少有的肉馅饺子。哥哥们到门口放鞭炮时,妈妈把雪白透亮的饺子端上来,我就先尝一个,瞬间,齿唇留香,津液四溢。那时的精粉很少,过年的饺子用精粉包一些,用标准粉包一些,我先尝的自然是精粉的。



我家老院子是一趟趟连脊的老檐出头的房子,原来和对面曲家共用一个外屋,后来在外屋中间加了一道薄墙,一分为二,家从此独立开来。那时的外屋,相当于现在的厨房,原来一口大锅下,大灶坑靠拉风匣助火,后来换成了小炉子。爸妈里屋外屋忙乎着,100度的灯泡发出雪亮的光,大锅上方蒸汽缕缕升腾,喜庆的气氛充溢着每一个角落。屋外院子上空,穿天猴“吱吱”叫着串向天空,二踢脚“叮”“当”在空中炸开,烟火的味道在老院子外弥漫着,共同的欢乐飞过屋顶,连成一片。



小时候过年,是和父亲母亲兄长一起一家人团团圆圆,从没想过长大了要分开,以为那是永久的一家人。直到结婚后,都组成了自己的新家,过年时我成了“别人家”的人,而兄长们也娶了嫂子进门,他们是一起过年的家里人。







女人从结婚开始,就遵从习俗随着丈夫在婆家“接神”,似乎把喜神财神都接到婆家,传统意义,就遵从习俗随着丈夫在婆家“接神”,似乎把喜神财神都接到婆家,传统意义上的自家了。婆家过年,不做豆包,习惯有很多不同,北京平里飘出来的年味有点生疏,婆婆告诉我过年饺子煮坏了不能说“坏”,而说“挣”,有点讲究避讳的意思。原来的从小生长的家变成了“娘家”,一般在婆家过完三十,再去娘家团聚,刚结婚几年里,心一边在婆家,一边惦记着回娘家团聚。



时光荏苒,新家像一棵长大了的树,根扎得越来越深。过年的习俗代代相传,农历三十这天,我们带着儿子提着年货去婆婆家,随着丈夫在婆家过年,遵从这不成文的规定,这年显得正宗,顺理成章。





孩子渐渐长大,我们变成了父母。这一代孩子平时什么都能吃到,也少了过年意义的领会。但过年的一些习俗,一直延续下来,大家依然遵循着传统,被规范着相聚,就像是孝道觉得是应该的。在婆家聚的时候,我们仍然煮饺子,里面放上大枣,钢镚,谁吃到放钢镚儿大枣的说是有福气会发财,儿子这一代对这种“小儿科”很不屑。



多年以后,过年对我来说是一种庄严仪式的承袭,是带领孩子奔远方的一个休闲驿站。这回我们在屋里忙乎饭晚饭和年夜饭,开饭前出去放鞭炮的是丈夫和儿子,整个小镇的夜空不断绽放绚烂瑰丽的烟花。



年复一年,我习惯了自己的身份,丈夫的妻子、孩子的母亲,我越来越认了自己的归属。



年复一年,淡淡散去的那胡同里的烟火,偶尔把我迁回到旧时光里,重温在璀璨的夜空下,和老院子的伙伴们、和父母哥哥们一起看烟花的美好,我还是那个没长大的女孩。



人生是一次旅行,春节是一个个记着时间的路牌,一个个路牌写着一次次走向春天。就这样,走进时光深处,手里攒了一摞路牌。我们变成了父亲母亲,和他们当年一样带着孩子过年,守望着与孩子的团圆。



新的一年,新的春天时光里,我将如老树生根,守望远方的孩子,守望团圆。









作者简介:高冬梅,汉族,1965年12生,笔名(垂柳亚子)(安然),辽宁沈阳市法库县卫计局宣传干事,沈阳作协理事,沈阳和平作协理事,法库县作协常务副主席,辽文化会员,2016年辽宁文学院培训班学员,2017年省骨干培训班学员。法库县文联刊物《厚土》创刊编委、编辑部副主任,现任法库县文联期刊《巴虎山》副主编。自2012年开始零星写作至今共创作13万字小说散文诗歌歌词。作品见于《辽宁个体私营经济杂志》《辽宁职工报》《沈阳日报》《辽沈晚报》《黄河口文学》《新歌诗》《江城老友报》《风荷》《新民文化》《沈阳人大》《绿野》《烟雨旧事文学》《厚土》《法库文艺界》《法库县报》《法库群文》及《当代写作》《作家地带》等多种推介平台。







朗诵者简介:风语(微信号: fengyu_0702),荔枝账号:FM27225605,陕西西安人,朗诵爱好者。希望通过声音将文字传达给每一位爱好生活和诗词的人。作品有《我想有个庭院,有诗有茶还有你》《银号的春天,有你很美》《下一世,你若在,我还来》等。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我们



投稿必读



1.本微刊接受现代诗歌、古体诗词、散文、散文诗、诗词赏析等。

2.投稿信息:包括作品、作者简介,以及作者生活高清照片两张。(因本公众微刊平台届时会有多家刊物来采稿,来稿者请一律附上个人简历,联系方式,以便于其它媒体采用时联系。)

3.审核标准:文章要求思想健康,积极,有启发性;文字优美,情感真挚,能引起广泛共鸣;原创首发的作品优先,投稿时请注明。

4.因本平台为非营利性平台,无经济上来源,文章属于阅读分享性质,所有录用稿件无报酬。

5.来稿最好以word文档方式发送附件到专用邮箱。因从其它网页复制来的文字常常带有原编辑代码、链接等,给编辑工作带来太多的困扰。

6.目前,因来稿较多,所投的文稿请自行先校对好,段落格式不规整,标点符号乱用且错别字较多的文稿编辑一律不采用。(来稿版面给人的第一印象也很重要哦)

7.来稿请发到专用邮箱。即日起,微信、QQ对话框只作为文字沟通平台,一律不收稿。(由于在微信、QQ聊天窗口的记录比较多,聊天纪录经常要清理,往往你的文稿在编辑还没来得及详读的情况下就已经被清理掉了)

8.稿件择优录用,录用的时间不确定。编辑的时间有限,被录用文稿的发表时间不再另行通知,要想知道文章是否被采用,请关注雪莹忆湘文学微刊(yixiang13843694311)公众平台的内容更新。

9.被录用的文章,编辑可能会在某些方面做一些细小的修改,如作者不同意修改,请在投稿时注明。

10.如果已经在其它微信平台接受过原创保护的文章,不再发表,请勿再投。转载请注明出处。



投稿信箱1632288960@qq.com

微信号yixiang13843694311

微刊QQ群号579582207

微刊头像设计:翠柳含烟 

总编:雪莹忆湘(戴忆湘)

微信号:yixiang13843694311

腾讯QQ: 1632288960

主编:幽幽米籣(黄盛兰)

微信号:alice11588:/QQ:417639111

主编:平湖之鹰(方启良)

微信号:f644757992 / QQ: 644757992

艺术监制:阿喜宝贝.银喜

特约主播:郭慧

特约主播:兰馨儿



喜欢散文诗歌的朋友,您可以微信查找公众号“雪莹忆湘”,或者长按二维码识别免费订阅,每天有精彩,期待您的点赞!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