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排行榜

现代中原官兵为何恐惧云朱紫?他们弓弩很特别,命中即逝世

贵州土著对清朝官兵的手段

网友可能都知道,云贵一带以前有瘴气,历朝历代征南都怕这个。其实,比这更厉害的还有,就是树毒,用这种毒涂抹到箭头上,便成了毒箭,被射中后别想活了。

所以,古代管控西南苗疆难度很大。

自元朝起,为加强对西南地区的有效控制,朝廷在西南地区推行土司制度,“土人治土”,由当地头人来管理当地,选出的地方官员,即土司(又叫土官)由朝廷来任命和分封。但这样的边疆政策有利也有弊,土司听话时好办,可保边疆安稳,如果不听话,麻烦就来了。

土司“不听话”现象,在元、明、明三朝都存在。清初,朝廷控制东北、北方、西北都没问题,但在管理西南苗疆上费了老劲。

(土司寨遗址)

土司令朝廷头疼。吴三桂造反时便曾联合当地土司一起作乱,给朝廷造成了严重危机。在政权稳定后,清朝断然取消了自元朝就开始实行的“土司制度”,对苗疆管理模式进行彻底改革,不再由土官这些“土皇帝”世袭管理,而是由中央政府派员前往任职,期满换人,轮流换防,即由所谓“流官”负责那里的军政大事。

这就是清朝治理苗疆的重要措施——“改土归流”运动。

改土归流并不是清朝才开始搞的,在明朝时已开始,朝廷派去有一定任期的非世袭非土著的外来地方官员,以消弱土司的当地势力。但改土归流清朝更彻底,其总设计师应该是治理、开发云贵的名臣鄂尔泰。

雍正三年(公元1725年),鄂尔泰拜广西巡抚,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调任云贵总督,兼辖广西。就在云贵总督任上,鄂尔泰率先在云南设置州县,改土归流。

鄂尔泰治理苗疆很有手腕,他说:“改流之法,计擒为上策,兵剿为下策,令其投献为上策,敕令投献为下策。”改土归流要触动的是土司利益集团,光硬的也不行,还要有软的一手:“制苗之法,固应恩威并用。”

改土归流有利于中央集权,朝廷可以有效地进行管理,也有利于地方经济发展,但强行推广之,遭到地方权贵和既得利益集团抵抗是不可避免的,土司和土著居民首先不干了,阳奉阴违,不时挑起事端,率众叛乱。

虽然清军的军事镇压方式严厉,威力很大,但不稳定因素一直存在。如雍正初年,清军在镇压土司,开辟三千里苗疆的过程中,损失便很大,不少官兵被伏击射杀,死在了那里。

这些土著人依山而居,从小就生活在山林之中。特殊的自然环境下,他们形成了特殊的生活习惯和特殊的生存技能,随身配带武器就是方式之一。

清傅恒、董诰等纂《皇清职贡图》中,对这些地方的土著多有评述——

贵州清平县之九股苗,“性尤剽悍,以铠甲为常服,自膝以下用铁片缠裹,左执木牌,右持标杆,口衔利刃”;

贵定县平伐苗:“出入必持枪棒”;

都匀等地紫姜苗:“男子肩披铁铠,佩刀负枪”;

贵定等处“蛮人”:恒佩刀弩”……

带着征服目的去的北方官兵在当地很危险,遇到土著人是一件很糟糕的事。这些土著身上背有武器,身上背的家伙平时是打猎防身工具,到了战时,遇到对手,则是可怕的杀人利器。

土著人最常用、擅用的武器是弓弩和刀具。

弓弩是相当古老的射击装置,其射程远、精度高,更主要是容易制作、操作简单,有臂力拉开就行,渔猎和战争两用。与长矛、大刀的近距离格斗方式不同,弓弩可以在隐蔽的状态下,远程猎杀对手,在火药没有发明的冷兵器时代,十分令人畏惧。

西南有很多少数民族,土著苗人也有不同的群体,野外生存能力都很强——

青苗“出入必佩刀携弩”,九股苗“善造强弩”;补笼苗“出入恒持强弩利刃”,谷蔺苗“出入必持枪弩”……近用刀,远用弩,隐身山林,北方官兵根本拿他们没有办法。

更恐怖的是,这些箭不是一般箭,箭头上都涂抹了一种树毒,被射中了即便不是要命部位,也会毙命,箭毒很快会起作用的。满清官兵为此吃尽了苦头,土著毒箭频频伤杀官兵。

(现代警用弩)

为此,清政府下令收缴土著的弓弩和刀具等攻击性武器。

雍正四年(公元1726年),鄂尔泰出兵广顺、长寨时,在当地,“勒缴弓弩四千三百余,毒矢三万余,皮盔、皮甲、刀标各数万。”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