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清代此衙门官员从不贪污,但仅公款吃喝一项,每年得花数百万两

清代中后期,官场腐败之风泛滥是国家的固疾,也是大清衰败的根源。不过,并非所有衙门的官员都敢贪污纳贿,也不是什么银子都敢拿的。只要是关系到民生国计的要务,一旦出现官员贪污情事,不论多少都要严办。如赈灾粮款、治河公款等都是官员不敢触碰的红线。

因为赈灾是朝廷的突发事件,往往由钦差大臣专任,所以不具代表性,暂且不多谈。可治理河务却是由专门的衙门负责办理的,也就是“河道衙门”。按说,河道是一个油水极多的衙门,可是在清代史料中鲜有贪污大案,这就说明中央对此兼管很严,官员无法从中渔利。

当然,河道衙门的官员们也不是吃素的,既然不能将银子装入自己的口袋,于是便采用另一种方式——公款吃喝享用。那河道衙门的公款花费到底夸张到什么程度呢?说出来或许会让人大吃一惊。

根据请代史料《庸庵笔记》的记载,道光年间南河河道衙门(清代河道分南河、北河)驻扎在清江浦,朝廷按例每年要拨款数百万两用于疏通河道、修筑堤坝,可实际上真正能用在治河上的不及十分之一,其余的都被衙门里的大小官员给挥霍了。

河道衙门的各级官员不管是饮食、穿着、车马、玩乐等,都是其他衙门所远远不及的。就以宴席来说,衙门里有大小不等的厨房和各色厨师,仅是豆腐这种食材,其做法有二十多种,而猪肉更甚,做法有五十多种。

河道衙门官员们招待上司或是同僚,必会用一道“豚脯”的菜肴,河豚本是高等食材,能吃到已算不易,可是河道衙门的做的这道菜更让人开眼。原来做成这道“豚脯”需要数十只河豚背上的肉,厨师们将河豚封闭在一池子里,然后拿着竹竿追赶敲打,河豚竞相奔逐最后全部累死。随后厨师们便取出背肉一片,据说全部的精华都汇聚在这片背肉上,吃起来甘脆无比,数十只河豚最终做成一碗“河脯”,而剩下的肉,全部被遗弃。

还有鹅掌的吃法也十分讲究,首先在地上架起一个铁笼,笼子下面放上炭火,将清洗干净的鹅放在笼子上面,不断地驱赶数周,待鹅死后取下两掌,而其他部分全部丢弃。每次宴席的时候,光是这道鹅掌,所花费的鹅不下数百只。又有吃驼峰,选健壮的骆驼,将其绑在柱上,用烧开的水浇灌背部骆驼即死,其精华全部集中于驼峰,而全驼则弃,每一席耗费不下三四驼。

还有鱼羹,一定要取最大的河鲤,将其倒挂在梁上下面用蒸气蒸,然而敲碎头部让鱼血滴入水中,鱼因为一时半会没死,则摇头摆尾,等到所有的血流出后,再换另一条。如此滴血,大约要数十只鱼,厨子们用这些鱼血调羹,而全鱼则遗弃不用。

以上说的仅仅是略举一二,其他奇怪的吃法几天也说不完。反正河道衙门所办的宴席在大清官员心中那是出了名的。而像穿衣、车马,玩乐等,其豪奢之风,更是让人“羡慕”。

至于河道衙门中的幕僚们,也是大清所有衙门中待遇最高的,当官掌印的每年夏天要送降温费,冬天要送取暖费,每到节日还另有馈赠。尤其是遇到洪水泛滥的年份,这些幕僚们便将自己的亲属招来在大堤上派工,虽然名为干活其实都是混日子,而工钱却很高,一日多至数十两,反正账目都是幕僚们亲手操办,可谓肥水不流外人田。

治理修河历来都是一本糊涂账,实际用了多少,往户部报了多少全凭当官者的良心,而道光时期的河道官员哪里还有良心呢?国家每年拨下的巨款,基本都被他们挥霍一空,如此天下岂能不贫苦,百姓岂能不遭殃。因此当时有人说:“漕运、河工若不治,则天下不得治!”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