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编采访

生日祝福语,火车晚点查询,长隆欢乐世界

当奥斯卡奖爆出之时,其实悬念并不是很大,美国形式的“政治正确”这顶帽子是摘不下去了,虽说《绿皮书》当时在国内还未上映,可是这个网络当道的时代,有很多人已经看过此片了。这部片子是在18年9月全球上映的,而此时才在国内播出,只能感叹引进片制度。不过想想,如果《绿皮书》在国内同期上映,口碑又该是何种样子呢?当时上映的有《碟中谍6》、《蚁人2》、《西虹市首富》等电影,在这个电影档围攻下成绩和口碑都不会太好,就算在文艺片类型区也还有来自日本档《小偷家族》在吸引着观众眼球,当然还有相似命运上映于2016年的《传奇的诞生》。想想也知道如若《绿皮书》在国内与全球同步上映,可能票房会一片惨淡,甚至在国内档口碑会很差,那将在获得奥斯卡大奖时就会打脸一大片人。

图为《绿皮书》电影海报

我们的主题是漫谈电影速度也不会太快,终归这个电影现在还在国内院线上映,这么火的东西还是缓缓再碰,这次要说的电影是我在看完《绿皮书》后第一个念头,这不是和一部法国电影的主题逻辑一模一样吗,无论是叙事感觉还是剧本套路近乎同出一辙,只不过《绿皮书》拥有的是更浓的美国气息。在回家借助网络特急速递之后才想起来那部片子的片名——《触不可及》。两部片子,讲的都是两个出身、教育、社会阶层甚至是肤色都处于社会两极的两个人在一起,经历过一系列波折,碰撞出火花达成和解建立友谊,这种“二人转”形式的创作手法我想无论实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常见的,甜城诗词大会而且两部电影也都改编自真人真事,也都有相对应的小说,又是在同年的电影节上夺得大奖,不得不承认两片相互之间不可能存在抄袭,只是经典而已。

图为《触不可及》电影海报

说回《触不可及》,电影采用了倒叙的开场黑人德瑞斯开着玛莎拉蒂载着他的老板在城市道路上一路狂飙,在他旁边坐着的是一个全身瘫痪的菲利普,很快他们的行为就引来了警察的追赶,黑人德瑞斯并没有停车,而是和菲利普打赌警察追不上他们。但话音未落qq音速道聚城便被警察逼停在路口,当菲利普在嘲讽德瑞斯时黑人德瑞斯自信的说等下警察会为他们开路,说完黑人德瑞斯便举手下车,用着愤怒焦急的语气埋怨着交警,声称自己的老板正在犯病,自己的疯狂驾驶是为了送老板去医院,当交警打开车门菲利普也是十分配合的装作犯病抽搐的样子,交警们便信以为真果然为菲利普的车开道前往医院。抵达医院等警察离开后,两人便继续在午夜的街头驰骋,为什么这对黑人白人配合如此默契,故事是从一次面试说起的。

图为飙车被抓

在一座豪宅的走廊里,一群人正在等待面试,与众人穿着西装革履不同的是德瑞斯,他一身街头打扮和脚上那双破旧的运动鞋透露出其社会地位的卑微,故事中得知这时的德瑞斯刚刚出狱,为了获取求职失败后的社会失业补助,来应聘菲利普家的私人看护职位。菲利普是一富豪出身从小受过高等教育,响水河漂流可是他在一次跳伞事故中四肢瘫痪,需要人全天24小时护理。由于菲利普开出的条件过于优厚,来应聘的人专业技能都十分出色有着完美的履历和证书,在菲利普面前夸夸其谈,可轮到德瑞斯出场时他没有花一秒钟来介绍自己,大摇大摆走进去之后拿出一份文件让菲利普签字,生日祝福语,火车晚点查询,长隆欢乐世界证明自己参加过面试,这样才能去领取失业补助金。由于出身贫民德瑞斯质疑自己的音乐品味,满嘴歪理胡说,也许是性格使然或者根本没有想被录取,在菲利普面前完全没有谨言慎行反而是直言快语,这份洒脱让菲利普对这个小伙子似乎很有好感,叫他明天再来。德瑞斯在离开时偷拿走了菲利普家中的一个彩蛋装饰品,以此从侧面引出德瑞斯的家庭状况。

图为德瑞上官文青斯去菲利普家面试


图为德瑞斯去菲利普家面试

与菲利普家的富丽堂皇不同,德瑞斯的家是典型的社会底层的移民家庭,一家八九口人挤在一个小房子里,作为家里的老大,他并没五更液有承担起家庭的重任,六个月前德瑞斯就因盗窃罪入狱,而他并没有把这些告诉家人,原本偷拿回家的彩蛋也是为了能让母亲高兴。可是母亲因为德瑞斯六个月毫无音信表示不满,把德瑞斯赶出家门,希望他能够丁关庚简历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不要再鬼混下去。德瑞斯离开家和朋友鬼混了一晚,而这些朋友和德瑞斯一样都是社会底层,且人数众多,以移民为主流的庞大群体,他们无法融入社会主流,从事一些卑微的工作来讨生活甚至是从事犯罪,永远活在这个城市的阴暗之中。


图为德瑞斯在他的专属豪华房间洗澡

在外流浪了一夜,德瑞斯第二天一早便来到菲利普的家中,希望拿到自己领取失业救济金的证明,而女管家却带着德瑞斯参观了豪宅,并介绍了每天的工作,还给他看了属于他的专属豪华房间,等到见到菲利普才得知自己被录用。原本就无家可归的他再加上十分优厚的待遇便决定留下。可工作并不如预期一般顺利,菲利普全身瘫痪,德瑞斯不仅每天要帮他进行康复性按摩,王老实加盟还要帮他完成每天的日常所需,比如换袜子上厕所。德瑞斯最初是坚决的拒绝,但是出于对工作的尊重以及自己如果失去工作就会无家可归的事实,很快就适应了新的工作。作为上流社会出身的菲利普,骨子里具有着绅士风度,谈吐优雅,稳重隐忍,是典型的欧洲贵族精英,身为精英阶层的他必须无时无刻的遵守着上流社会的教条。反观德瑞斯,他身上拥有的却是口无遮拦,及时享乐,无法无天,也正是由于这种性格德瑞斯可以对菲利普的秘书魂不守舍而耽误工作,也可以出于好奇把开水浇在菲利普的腿上,甚至是在帮菲利普整理信件时拿小广告来做妓女档案。两人的性格对立非但没有产生矛盾,反而让这座原本死气森严的豪宅中产生了一丝生气与活力。

图为把开水浇在菲利普的腿上

当菲利普需要出行是德瑞斯发现,空有财富的菲利普只能乘坐保姆车,却看着昔日的豪车停在院子里蒙尘。这件事对于德瑞斯来说是不可接受的,这不是因为自己开什么车的问题,而是他做不到把菲利普当做货物一样放进后备箱,所以就断然决定用尘封的玛莎拉蒂跑车载菲利普出行。当车开到大门门口被邻居的车堵住,因为之前一直采用菲利普的上流社会做派,导致这样的情况时常发生,但出身社会底层的德瑞斯却没有继续像菲利普一样的温文尔雅,而是采用了暴力恐吓的手段教育了邻居,让其以后不要在把车停在菲利普家门口。两人驱车来到了艺术馆,当菲利普姜异廉简历欣赏着一幅作品向德瑞斯介绍这幅画的价值是三万欧元后,德瑞斯进行了疯狂的吐槽,并表示自己用五十欧元也能做出一样的作品,当然这幅作品也在后续剧情中被菲利普以高价卖出。面对两人之间的品味和爱好的不同菲利普没有做争辩,同样的一幕也在歌剧院中和菲利普的生日宴会中上演,上层与下层对彼此生活的不了解,都对对方产生误解,两人没有就高雅与市井的艺术做过多的争论,而是让二人的对生活艺术的认知展现给对方,让双方彼此了解,谁也没有妄图改变谁。而德瑞斯也把自己的生活展现给菲利普,带着菲利普抽烟,给菲利普找耳部按摩等,带着飞利浦用轮椅飙车等等,把菲利普作为贵族不可能去尝试的事情都陪他做了个够,让菲利普感受作为社会底层不同以往的生活。


图为德瑞斯带菲利普出门

在这个相互了解的过程中德瑞斯通过了试用期,二人也是要面对各自的生活,通过菲利普给德瑞斯讲述自己和已故妻子爱情的故事,并告诉德瑞斯被他拿走的那一个彩蛋是自己妻子送给自己的礼物。德瑞斯便想办法拿回彩蛋,再此过程中德瑞斯在菲利普的感召下重新理解家庭对家庭有了新的认识,慢慢的承担起家庭的义务。而菲利普也在德瑞斯的帮助下,与自己瘫痪后认识而从未见面或者通话的笔友,通了畅舒倍乐第一次电话,鼓起勇气迈出了面对生活走出封闭的第一步,也在德瑞斯的陪伴下重新登上滑翔伞,重拾对生活的信心。为了更好的照顾家庭也为了管教自己误入歧途的弟弟,德瑞昌久财富斯向菲利普表明身世,说明最底层人的生活状态的无奈,不受社会的关注,而自己作为长子必须担负家庭的责任,为了自己的家他需要辞职离开工作从新走回家庭之中。

图为德瑞斯带菲利普重登滑翔伞

在离开菲利普豪宅的时候,德瑞斯一一告别,在相处之中同事也都对德瑞斯报以好感,而菲利普的门前又排起了面试护工的长队,当走出大门时又遇到有人在菲利普家门前乱停车,这次的德瑞斯并没有像之前一样用武力恐吓对方,而是非常客气的请那人离开。德瑞斯生活慢慢回归正轨,与养母修好,出面让社会人士断开与弟弟之间的关系,甚至是通过在与德瑞斯相处的过程中学到的东西,找到了一份卡车司机的工作。

但离开德瑞斯的菲利普并没有重获新生,新来的护工又回到怜悯与面对上级的姿态,菲利普再也没有感到像德瑞斯朋友一般的关怀,渐渐开松田秀吉始封闭自己。德瑞斯的同事们见状,便偷偷联系德瑞斯,德瑞斯深夜前来二人再度重逢,便出现的电影开头德瑞斯开车带着菲利普在道路上狂飙的一幕。随后菲利普便重新打开心扉面对生活,二人连夜来到敦刻尔克,在一通梳洗打扮之后,德瑞斯把菲利普带到了餐厅,在德瑞斯拿出菲利普的彩蛋归还给他,并告诉菲利普这里有一个属于他的约会,便转身离开。菲利普马上意识到即将发生的事情,便变得慌张起来,可没有给他任何时间,一位女士来到了他的面前,来的正是菲利普始终没有勇气见面的笔友,菲利普瞬间冷静下来,与窗外的德瑞斯相视一笑,望着德瑞斯远去的背影,开始了自己的约会。

图为菲利普见笔友

电影剧情到此结束,电影我被奢悦骗了的剧本是大名鼎鼎的前LV集团旗下pe吕清广本纪rrie新新新小宝r champagne香槟部门的副总裁菲利普的自传体小说《第二次呼吸》改编而来,只是把原著中来自阿拉伯的看护德瑞斯改成了来自非洲的黑人德瑞斯,想借此来激化冲突。电影中本是触不可及的两个人却阴差阳错的相遇在一起共享了对方的人生,二人的关系是除对抗外的第二种可能,二者并不是谁依附于谁而是相互独立的个体,具有精神上的自由,当两者能够做到相互尊重相互理解便可以达到和谐共处的境界,这种原本可以称得上是政治要寻母三千里素的出发点,却在融入生活化的片段后显得不是那么突兀。所以一部好的电影能真正打动人不是肤色问题而是源自生活的真实感,正式这一份真实才让观众得到共鸣,比平铺的说教方式要高明的多。也许《触不可及》在电影结构或者叙事完整性上面并不是多么的完美,但相较于同题材的作品做的更好的便是平凡的真实,人性最原本的善良。

图为《第二次呼吸》的原形人物

与其说《绿皮书》是顺应美国时代的需要而诞生的作品,我倒情愿说《绿皮书》是美国本土化的《触不可及》,用本地化的方式来阐述种族肤色关系。终归电影是服务于市场的产物,如果卖旺upc不能给自己国家的人们带来愉悦的观影体验,讲述属于自己的故事,而是一味迎合“国外啪啪说”的风向喜好,为了“外国”人民的喜爱做出改变,那样真的得了本土大奖又有什么意义?所以我认为《绿皮姐姐网书》在中国人眼里只能是一部出色的电影但讲述的却不是我们身边所发生的事情,所以他取得奥斯卡奖只能代表了美国本土的认可不是国际化的认可。如果中国也有像奥斯卡一样具有国际号召力的奖项我想就算《绿皮书》和《触不可及》同时参赛,可能两部嘉片都不可能会得到最佳外语片的这一奖项吧。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