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阿富汗,骆驼祥子读书笔记,三阶魔方教程

今天下午的这趟抓捕的确可谓是人生中的一个阶段性成长了,经历了这番生死一瞬之后想了很多,但是第一件事情还是该把它作为案例写出来,暴露出不足的或是可取的地方,为其他同事的执法作一个参考。

简单介绍一下背景——嫌疑人一个盗窃惯犯,多次前科。根据失主在电动车上安装的gps确定了车辆位置,原定计划只是前往车辆停放的现场观察,本人就带着两个辅警(一男一女)一同前往。个人穿着——726海岸警卫队的外套、511打击者裤,老蛙Sirkos鞋。考虑到只是现场外勤而非抓捕任务所以没申领枪械,但习惯使然还是带了手铐、喷雾与甩棍。喷雾是Mace警用射流,甩棍是单警机械二代。

其实下午温度不算特冷,离队前我考虑带的装备比较多,就揣外套里穿上了,这外套实话说既害了我又救了我。到指定区域之后,图侦经验丰富的男协警去附近的所里取监控,我带着另一个协警女孩,去现场转转。可是就在抵达之后,最不该发生的情况发生了——外勤现场直接变成了抓捕现场。

现场是一个小区的停车场,一个宽度五六米、长三四十米的巷子,进入巷子以后,我们一眼就看到了失窃电动车,以及正在车上对着我们好奇观望的嫌疑人。巷子无人,我们和对方直面,对方十分警觉,这种前提下想要装作若无其事路过是不可能的。嫌疑人直接就朝着我们冲了过来,收吧收吧名车广场但我和协警姑娘都算反应及时,闪开之后立刻追上。


GIF视屏监控,今天找到的仅有的一段追逐的视频。视频审核不通过,大家想象吧!


其实若是在深夜,放弃追逐呼叫支援是比较理性的选择,可是下午最无奈的情况就在于他脱逃的时候很明显地做了一个掏袋的动作,而且手足举动十分过激。时间就在下班下学高峰期前不久,附近还有学校,如果不追上很有可能有无辜群众受伤。所以我拿出喷雾给协警姑娘揣着,张枫妹仔也让她马上打电话叫最近的所前来支援,我自己开了机械棍。厚衣刘忠巍服在追捕时天麻蒸蛋羹候实在是太累赘了,甚至说很多体力都被耗费在这身行头上。

冲了三五百米,我们把嫌疑人逼停到一处老旧楼房集中地,他似乎很熟悉离焰明火珠路线,直接就往一个矮平房那儿跑去,并明显进了屋子翻找什么。

怕他会拿什么夏夜晚风吉他谱凶器出来,我拉住协警姑娘让她不要轻举妄动,并再次打电话催促支援。这时候嫌疑人从房中夺门而出,手里拿着什么就往协警姑娘身上捅,我上去两棍子击打他的小腿和迎面骨,姑娘配合对他用mace喷雾洗脸。但因为姑娘才考上协警不到两个月,还没有太多实战的经验,有惊天神体部分喷雾洒到自己脸上了,她武警出身,缓过来以后迅速继续支援对着嫌疑人喷洒。


单警二代机械甩棍,有护手。


但是在接下来两分钟的交战中我越发感觉不对劲,冷汗也不断淌下来了——我可能遇到了在很多国外执法视频中提及的那种,对痛觉和刺激感受不深的对象。

短短两分钟内,我用一斤半的钢制甩棍,大力击打了他的迎面骨、大小腿、大小臂数次,这还没加上协警姑娘的喷雾,但是对方居然像是没有痛觉一样依旧激烈挣扎抵抗!正常来说以梅西喷雾的辣椒素等级,正常人是挨不住一下的,我自购的梅西/沙豹绝对是定期更换没有过期,但他挨了那么多次,居然还睁着眼睛手舞足蹈!

我意识到对方兰菲儿可能有涉毒情况,心中的担忧也越来越强烈,因为经过冲刺与数分钟的肉搏,我和姑娘的体力已经快要耗尽了,很难再奔跑追逐或是进行连贯的大幅动作,可此时所里的支援依旧没来。

但嫌疑人的体力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也跑不动了,于是慢慢往外挪,想要跑出这个老小区。我趁机用棍子从身后夹住他的脖颈,踹他膝窝向阿富汗,骆驼祥子读书笔记,三阶魔方教程后掀翻,但是我自己也失去重心躺倒锌镍合金一边去了。我能感觉他在挣扎的时候用什么玩意儿在攮我,可我马上滚开起身没给他继续的机会,同时又给了他几棍子。但他还是不知疼痛地爬起来往外走,我故技重施再次掀翻他一次,这次的吵嚷终于引发了门口保安和些许民众的注意。

这一趟他在地上躺了很久想恢复体力,我之前是一直没有表明身份的,但是看到围观人群增加到几十人,我立刻掏出警官证,告知自己身份、大队,同时盯着嫌疑人告知群众保持距离,我们在抓捕,对方是盗窃犯。

这时候对方居然再度爬了起来,我看日晕出现有什么预兆到这种血条长度,气的简直是不知骂了多少次圣洁的狗粪和沙滩之子!!!

这是我在过去抓捕中从来没遇到的情况,这人的韧性与体力超过我的理解太多了。我又想把他掀翻第三次,替身罪后可是这时候我们俩的体力都已经完全耗尽了,特别是他横向还大我一整圈,单靠我一人实在是太难弄倒,只把他弄趔趄坐在了车旁马勃菌边。所以我立刻请求周围保安协助控制,周围的民众也特别暖心,帮忙报警的报警,帮忙清场的清场。可是就加上两个保安也没能控制住他......

我怕他恢复了点儿体力又有想跑的势头,又害怕他手里的凶器会伤到群众,于是和他保持一定距离,纵向据棍与他对立,以他为圆心,我冲着他想走的方向沿着圆周移动。这时候机械棍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我使用戳击的功能,他想移动,我就正面戳刺他的喉结与锁骨,止住他的步伐,这个动作诚然是及其有效的,感谢倾囊相授的教官。就这样僵持了10多分钟后,所里的支援终于来了......听着警车“咿唔咿唔咿唔”的鸣响,我真感觉这是我活到现在听过最悦耳的噪音了。

接下来就流程化了——所里的师傅过来帮忙协助控制上铐押车,我也跟车回所里配合调查。

事件结束以后,我再车上喘了十多分钟气儿才慢慢恢复体力。反观那个嫌疑人我才发现,其实他是靠求生和逃脱的意志力才爆发出那么强悍的耐力。在警车上他就呕吐了两次,到所里以后,他一躺就是快一小时,连起来的力气都没了。在我离开所回队里时他到是能走了,只不过就和90岁老头似的抖腿,但现在已无碍。

多说一句,93年的协警小姑娘真的很勇敢,身体力行,思绪沉稳,毫不退缩,和那些只会高谈阔论的键盘格斗家不一样,真真正正让我看到了属于中国军人的优秀,作为同事,我可以放心地把后背交给她,而这,无论性别。

反思今天这场由“现场外勤”突发转变而成的“临时抓捕”,虽然人已摩的司机追骂交警伏法,但的确引发了我自从警以来头一回切身刺骨大反思。

成功吗?结果来说充其量勉强,训练中的技能,比如现场控制、甩棍使用,的确通过肌肉记忆深深刻在了体内。失败吗?过程来说是极其失败的。缺乏意识,缺少支援,没穿防刺服,如果他出门,或是在地上贴身那时候他拿的是一把尖刀,我和协警姑娘或蔡昊驰许都会因此受伤。而后来在所里搜出了拍痧的好处和坏处他藏在口内的刀片,所幸未及使用,不然我的伤口远不止于此。

至于他拿的玩意儿到底是什么,尚且未知。出于宽慰自己的缘故我也不想向所里求证了,记住教训,感谢厚重的冬衣吧......

在这种突发的对抗前提下,我无法说再来一次我能做得更好。时间、地点、嫌疑人都决定了这场冲突必须发生,我所能做的只有尽可能减少在抓捕中受的伤。


膝盖以下的裤子,磨破了好多地方。老蛙鞋更是褪了温浅霍聿深一层皮。



最幸运的地方——这次受伤的只有双手指节和手腕,都是在地上那几趟弄得。但是消毒工作还是要展开,已经用碘酊与双氧水处理。

这次抓捕也发现一点那就是——冬季相对厚实衣着对于警械的使用的确是有阻碍的。而且我很好奇为什么我用力打了那么多棍,到现在我右胳膊都酸疼的抬不起重物,对方居然没事儿似的?

为此我方才请教了朋友疾风,他是公安部教官。首先,嫌疑人身体出于某种原因,对于痛感与辣椒素的抗性的确是罪魁祸首。其次,人体的ATP-CP系统只能支撑不到一分钟的爆发,更别说是三四百米的冲刺加上大动作的对抗了。虽然肾上腺素的确能够让人暂时忘却劳累,可是也能让对方忽略疼痛,因而冲刺之后我的ATP-CP消耗的差不多。虽然以为击打很用力,但效果远不如日常,更别说还有冬衣阻挡。对方虽然看似在求生意识下爆发出了无比顽强的体力续行,但其实也有一个极限,所以才会在耗尽体能后瞬间脱力。

事后,得知详情的中队长和组长也对我连番教育,当然,这种教育让我感觉十分温暖。至此,希望这场突发抓捕能为各个同事提供一些反思,事前准备永远比之后庆幸来得重要。



下午这事件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樊建荣—空气原是那么甘美,星空竟是那么璀璨,警灯蓝紫色的光芒是如此醉人。我过去没注意到的那些角落里,鲜花和小草都在悄悄绽放着,告诉我,你看,生活其实很值得珍惜,只是你缺乏经潮汕十八怪历。

我很幸运,可我不敢拿这种幸运开玩笑。靠运气或许能够走过这一关,但走不过你遇到的每一关。运气永远该是你的惊喜,而从不是该是你的庆幸。w

编者注:本配音帝文作者为一线刑警,这是他的亲身经历。相信无论是安全教育还是警务实战抑或个人防卫,都有着积极意义。

推荐新闻